top of page

- LOW CLEARANCE 高度不足

網頁2.jpg

高度不足 LOW CLEARANCE

喬納森・埃雷拉・索托、麗澤特・埃爾南德茲、埃里克・亞歷桑德羅・埃爾南德茲、佩德拉姆・薩澤什聯 

18 November - 30 December 2023

「​高度不足」,忠告、指示、警告——以及因無視它而自承風險的能力。在「高度不足」這個由藝術家喬納森・埃雷拉・索托(Jonathan Herrera Soto)、麗澤特・埃爾南德茲(Lizette Hernandez)、埃里克・亞歷桑德羅・埃爾南德茲(Erick Alejandro Hernández)和佩德拉姆・薩澤什(Pedram Sazesh)共同參展的群展中,危險和安全之間的狹窄邊界,成為藝術轉化過程中具有無窮潛力的隱喻空間。跨足了形式、忠誠,甚至記憶,這次展覽表明著,允許和禁止之間持續存在的張力本身就是一種媒介,充滿了容納的姿態和記憶的能力,並在保持模糊不清當中,不允許和被遺忘的事物可以再次存在。

在喬納森・埃雷拉・索托(1994年生)的作品中,通過使用殘留物、有機和其他方式進行標記,他呈現了不完整的空間。作為對人類經驗瞬息萬變本質的反思——在這裡呈現為無法言喻的瞬間——索托的畫作捕捉了由腐蝕物質對畫面表面造成的腐爛和破壞的物理過程,以及記憶模糊的形象。與此同時,對於麗澤特・埃爾南德茲(1992年生),一套四件陶器作品模擬了考古學遺址出土的古代工藝品的顏色和質感,喚起了一種深沉的感傷和懷舊感。作品模仿了聖物的靈光,聖物通常是二元存在的,既是現存信仰團體使用和崇拜的活工具,也是在人類學和歷史學機構中被發現、編目和展示的索引死物。埃爾南德茲的作品,將神的作用視為一種可被物質化的內在屬性。

對於埃里克・亞歷桑德羅・埃爾南德茲(1994年生)來說,他所表現的邊緣地帶是一種不穩定的社會結構,但在身體和心理上都保留著暴力的力量。在他的兩幅編排生動但色調沈悶的畫作中,悲傷和焦慮的表演被描繪成集體和個人的痛苦和創傷體驗,暗指根深蒂固的正義和不穩定的公共問題。佩德拉姆・薩澤什(1993年生)的繪畫採用純粹的抽象語言,通過形式與主題的相互作用,表現出內在的活力和動感,巧妙地創造出充滿動感的瞬間,讓人聯想到機械的光學幻覺及其象徵邏輯。

展覽現場

exhibition venue 展覽現場

作品

artworks 作品

bottom of page